热门推荐

随便看看

预付卡交钱容易退钱难 破费者该如何维权-中青在线

2017-12-16 15:29

????(原标题:陷阱多、监管弱,交钱轻易退钱难 糟心预付卡 维权卡在哪)

????核心阅读

????“买的不如卖的精,办卡容易退钱难”。每过一段时间,预付式消费领域总会曝出维权艰苦。据芝麻信用初步统计显示,目前倒闭的6家共享单车企业,波及用户押金10多亿元。中国消费者协会日前发出公然信,对酷骑公司严格侵害消费者正当权利的行动表现强烈谴责。

????本是交易双方共赢的预付式消费模式,当初却沦为“陷阱”的代名词。消费者维权为何到处碰壁?当前监管存在哪些短板?推动多部门协同共治,还要消费者苦等多久?

????来到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,北京市民古鑫鹿吓得不轻:“那天早上我来到公司的写字楼下,发现聚集了好多人,吵吵嚷嚷说要退款。”古鑫鹿打听之后才知道,共享单车企业酷骑公司押金与预付金难退,三部退款专线都打不通,酷骑发布告知,声称要现场退款的只能携带有效证件前往四川成都某地办理。

????日前,中国消费者协会向酷骑公司及相关任务人发出公开信,对其重大侵害消费者合法权利的举动,表示强烈谴责。押金、预付金难退的问题,再一次让“预付式消费陷阱”引发关注。

????商家跑路、强迫续缴、霸王条款频出,预付消费套路深

????所谓预付式消费,是指消费者为了特定的商品或服务向经营者预先交付一定的用度,从经营者处按次或按期享受商品或服务的一种消费办法。本来,预付卡是一张“双赢卡”??消费者享受折扣、方便快捷,商家牢固用户、扩大融资,但事实中有关预付式消费的负面新闻时有所闻,预付卡几乎成为“糟心卡”的代名词。

????前不久,在广州某外企上班的高俊旺,被公司派到中部某地域蹲守一个名目,耗时大略半年。临走前,他想将在某健身俱乐部办的年卡转让出去,没想到被泼了一盆冷水:转卡要按卡内残余费用的40%收费,还得依照1∶1的比例对余额进行充值。“我卡里还剩1000元左右,照此打算,我转个卡先要扣除400元,还要再充现600元,这样卡就更难有接手者了,这显明就是在抢钱!”高俊旺气不打一处来。

????“中消协曾组织消法执法检查组去7个省份调研发明,预付式消费问题显现跨范畴、跨行业、普遍蔓延的局面,稍不留意就会触发维权困局。”中消协法律与实际研究部主任陈剑说,预支式消费的“坑”主要集中在5个方面,一是不签书面合同,这导致消费者事后想主张权力时没书面凭证;二是以各种利诱措施吸引消费者上钩后,以各种理由下征服务标准,好比擅自提高价格,减少优惠期限等;三是设置“霸王条款”,比方划定不予退卡、不得转账、过期作废等;四是由于经营不善,商家跑路,让花费者血本无归;五是损害消费者隐衷权,将收集到的个人信息泄露出去。

????此前,中消协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长春、南宁、杭州、武汉、成都、西安和济南等10个城市150家企业,发展了“预付式消费”考察闭会活动,波及美容美发、教诲培训、洗车、洗衣跟健身等5个行业。考核发现,超50%的商家不签订任何形式的合同,即便签了,也有15%的合同存在“公司保留最终阐明权”“导致人身伤害、物品损失概不负责”等不合理免责声名。40%的商家不开具正规发票或用优惠情势代替。

????维权常吃闭门羹,预付消费领域法律体系亟须健全

????遭遇预付式消费陷阱,有些消费者开始走上维权道路,可是往往到处碰壁。

????比如,找不到受理“娘家”。高俊旺到俱乐部实践半天,也没个结果,他投诉到工商所,得到的回复是“游泳卡、健身卡的事重要归体育部门管,不在工商部门备案”。

????据记者理解,早在2012年商务部就出台了《单用途贸易预付卡治理方法(试行)》,为何还乱象丛生?

????“从根源上说,还是制度设计与监督实行出了问题,导致浮现监管漏洞。”中国公民大学法学院教养刘俊海说,比喻《管理方式》清楚规定,发卡企业的资质必须是范畴、集团或品牌企业,发卡方得提前30天去各级商务主管局部存案,但事实上办法往往落不了地,很多自然人、小型个体户基础无备案可言。

????一方面,发卡机构搞隐身法,面对海量的市场主体,监管部门人手有限,查不过来;另一方面,相关监管规定不配套的履行细则,执法力度被削弱。

????“在预付式消费范围,目前在全国领域内,还不形成一套统一的、强有力的法律体系来尺度,这是一个很突出的问题。”陈剑说,比如,不论是商务部出台的《管理办法》,还是交通部等10部委出台的《对鼓励跟标准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引导看法》,都只是部门规章;比如当初有好多少个省份出台了地方性法规,规定办理预付卡业务时,强制恳求商家供应合同、做出危险提示、明确保存期限等,但仅限于部分省份;再比如一些行业组织出台了自律公约,但逼迫性、约束力不足。

????“所以,不同地区、不同省份、不同行业的消费者,在预付式消费领域,他们享受的权利是不均衡的。”陈剑说。

????提议周到备案、强化预付金存管监视,推进多部门协同共治

????陷阱多、监管弱、维权难,面对无良发卡商家,难道消费者只能自认可怜?监管部门只能束手无策?

????破法是治本之策。与传统线下实体店发放预付卡比较,现在线上预付充值消费也越来越多,诚然形式上不再是有形的卡,而是表示为“券”“码”,但本质上还是缴纳预付金。

????“线上平台的预付式消费,危险成多少何级数增添。”陈剑说,目前中消协正在重点关注与强力推动《电子商务法》的审议与落地,力争让该法在主体资质、担保人设定、信息暴露、合同效力、资金管理等方面做出更明白、细化的规定。

????制度翻新是抓手。比如,备案核准要无条件履行。“目前有关规章还是失之于宽,应该明确规定,办卡数超过100人、单笔金额超过1000元、总金额超过10000元的,就得去商务主管部门或者银行等机构备案、核准。”刘俊海说。

????产权归属要明确,第三方存管轨制要常态化。“要有这样一个共识,不管是押金,还是预付金,产权都是消费者的,这在《信托法》中有明确规定,按照信托财产的相干规定,实际所有权即经济上的所有权,仍是归受益人的。”刘俊海说,商务、金融等部门要对备案发卡企业的预收资金余额占比进行严格审核,把存管金比例设定在30%?50%之间,指定第三方支付机构对预售资金进行委托管理,商业保险也要跟进。如果企业跑路了,按程序给予用户抵偿。

????“商务、工商、公安、银行等部门要协同共治,打造协同监管、精准监管、功能监管、全覆盖监管的新格局。”刘俊海倡导相关部分可能发一个联合整治的见解,“有了红头文件,各方监管力量就能整合起来。专项管理举措发展后,破费者维权也就有了底气。”

相关的主题文章: 相关的主题文章: